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野草堂

我有一言应记取,文章得失不由天!

 
 
 

日志

 
 
关于我

宁静其心,淡泊其身。 大道潜通,和光同尘。 万物刍狗,天地不仁。 此所谓安逸其志也。 过之不睨,遇之不顾。 贫贱不移,威武不屈。 独行之足,独造之语。 此所谓超逸其神也。 落落欲往,矫矫不群。 缑山之鹤,华顶之云。 御风蓬叶,泛彼无垠。 此所谓飘逸其姿也。 安逸其志。超逸其神。飘逸其姿。 此所谓三逸狂客也!.

当年我曾暗恋你  

2011-07-21 23:32:29|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时候的茜同学长得并不出众,却天生有种教人说不出的爱怜。我记得她走路时候总是低着头,目不斜视行色匆匆样子。和陌生男生一说话,就紧张得脸颊微红。

也许是受了那个时代琼瑶阿姨的影响,总以为这样的女孩儿如小说中人内秀而丰富,便总想找机会接近她,和她说说话。可惜一是不与她同班机会不多,二是因为她总是一副疏淡样子拒人千里,不太好对付怕碰钉子,不知不觉时间便过去了。

直到毕业时候,在整个级部聚合的毕业典礼上,一向低调的她竟大大方方唱了李叔同的那首《送别》,且信口将曲调靠拢昆曲,作了很大的改变。使那“长亭外古道边”的意境更加空旷幽远,使“天之涯地之角”的离别愈发寥落凄凉。在场最疏狂男生听了,也不禁潸然而泪下……

才女,果然才女啊!那个时候,我发自内心地叹服,并深深为没能和她成为朋友遗憾。从那后二十多年间,每有“临窗听雨”“荒郊看月”的矫情时刻,便不由自主地想起她。

却不料去年一次同学聚会终于再见到她时候,不禁大失所望。抛开年龄变化,她的身上不但没了昔日那种我见犹怜的楚楚味道,言语也枯燥无味,且絮絮叨叨飞长流短,很是没有涵养没有节制。社会是个大熔炉,现实价值的催逼才是最立竿见影的教育和改造,此言不虚啊!

突然想起二十几年前,她即兴演唱的那一首感动四座的《送别》。玩弄文字十几载虽乏七步之才,自恃场面上的吟咏还能对付。但让我即兴来一段阳腔昆曲,则千难万难了。而当年便有那份才情的她,如今怎么会变得这样粗俗不堪?

奇的是说起二十年前旧事,在座竟少有人记得。就是茜本人,也犹豫着摇头极力否认。显然,她怕玩儿疯了的老同学让她再来一次而露拙丢丑。

也许是我的言之确确使茜记起了当年的点滴。于是茜便悄悄问我:你怎么会清楚地记得那样一件莫须有的小事儿?

如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我暗叹一声,然后连自己也不知真假地回答她说:因为当年我暗恋你。真的……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5)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