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野草堂

我有一言应记取,文章得失不由天!

 
 
 

日志

 
 
关于我

宁静其心,淡泊其身。 大道潜通,和光同尘。 万物刍狗,天地不仁。 此所谓安逸其志也。 过之不睨,遇之不顾。 贫贱不移,威武不屈。 独行之足,独造之语。 此所谓超逸其神也。 落落欲往,矫矫不群。 缑山之鹤,华顶之云。 御风蓬叶,泛彼无垠。 此所谓飘逸其姿也。 安逸其志。超逸其神。飘逸其姿。 此所谓三逸狂客也!.

留守岁月  

2011-11-03 08:44:48|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一年,我们公司经理不知用了什么折花妙手,居然把局长的太太给“撬”了。一时间整个国资系统上下,人人为之目瞪口呆。

男人们虽说都愿把“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挂在嘴边,可真要他们作“风流鬼”时候,一个个跑得恐怕比兔子还快。我们经理当然也不例外。一旦东窗事发,马上递了辞职报告。最后见公司日渐失控而局长对他的辞职报告迟迟没有批复,干脆不辞而别。临行前,他给公司所有员工都放了假,唯独让我这个不在编的临时工在公司留守:委屈你了老弟,就劳驾你站好最后一班岗吧!明天开始,公司的安危就全靠你了……

公司租用的写字楼在公交车站。写字楼里面办公条件没的说,周边的环境却是说不得,治安非常混乱。下面没人租用的二楼三楼,夜晚就常有不三不四的男女出入。两年前,曾有一个小姐被杀死在里面,至今也没有破案。

既然领导“器重”我,那我就留守吧!可那些各有背景端铁饭碗的同事无论谁来公司,我敢挡驾不开门?而开门之后,同事继续把自己办公室里的东西往外“捎”,我敢阻拦?在他们眼里,我这“留守大员”恐怕连一条看门狗都不如。

那时候我才明白我们公司那位远走高飞的老兄重用我的原因。原来他早就断定我这“留守大员”不称职,也会像他那样不辞而别走人。那样之后一旦公司出事,至少他有理由推诿。在道貌岸然的大公司,那时候“临时工”就已经具备了关键时刻“背黑锅”的潜质。而对我们经理恨之入骨的局长大人之所以拖延着不派人审计接收公司,大概也是等着我们公司真正树倒猢狲散造成资产流失。那样,警察就会出面替他把给他戴绿帽的那家伙给灭了。至于国有资产,那年月不但是“猪头肉”而且还是“私生子”。平常人人都想啃一口,关键时候舅舅不疼姥姥不爱!

但我不想失去好不容易在国有企业觅到的那份工作,更不想将来替人背黑锅。因此无论如何,我也要留下来完成留守任务。绞尽脑汁想了一个上午,我便趁着写字楼底层各大商场酒店最热闹时候,背上背包到楼下大模大样转了一圈儿,然后在购买足了给养之后,趁夜色再悄悄溜回公司。这样,所有人都会认为,我们公司最后一名留守人员也像那位风流经理一样,不辞而别了。

开始几天平安无事,来公司消遣混时间的几个同事在楼下听说我走了,只是上楼来摇晃了一阵子铁栅栏门,便嘟囔着离去。孤守一个楼层的我便足不出户,吃了睡睡了吃,闷了就看早就准备下的十几本小说,真正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休闲书。我亲爱的同事们啊,不是我故意不给你们开门放你们进来,实在是非常时期,大家彼此担待避避嫌疑吧!

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几个白天几个黑夜,睡梦中我突然被铁栅栏门外一种似有还无的吱嘎声惊醒。抬手看了一下表是午夜时分,我马上明白我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既然摆“空城计”,当然不能随便开灯。我悄悄开门走出房间,来到楼层的走廊。好在今夜有月亮,月光从窗户洒进来,模模糊糊能够看清东西。在楼梯拐角处,有一面镜子正对着铁栅栏门。铁栅栏门外,正在专心致志作业的三位老兄看不见我,我却能够看见他们。

电话欠费停机不能报警,整层大楼就我一个人,这才是呼天不应叫地不灵!如果铁栅栏门上的锁被撬开三位“梁上君子”进来,几乎可以肯定他们不会对我彬彬有礼。我一个刚出校门风华正茂的大好青年如果因此而烈士了,那我多亏啊!

情急之下,我突然想起张翼德喝断长坂桥。顿时,燕人张翼德在我身上实现了刹那间的灵魂附体!可我本来想放开喉咙大喝一声“呔”,声音出口竟变成了凶杀片中被害人的临终遗言:啊~~~

那一刻如果我手中有刀,肯定会羞愧得横刀自刎!

我的惨叫声在密闭的空间传不出去,却于空荡荡的走廊激荡回响,并产生意想不到的音响效果。虽不敢说绕梁三日,绝对盖过帕瓦罗蒂演唱的《我的太阳》。三位心无旁顾的盗贼哪里欣赏得了这样的高雅艺术,顿时魂飞魄散,连工具都顾不上拿便屁滚尿流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天亮之后,我悄悄走出房间到铁栅栏门前看了一下。门上手指粗的挂锁几乎被钢锯锯断了。如果我的惨叫再晚十几秒钟,三名盗贼肯定就登堂入室了。

我收拾了作案工具并换掉了门锁,像没事儿一样。接下来几个夜晚为了震吓潜在的盗贼,也为了自己不憋出病来,我便常常半夜起来,一会儿狼嚎一会儿惨叫地在走廊上折腾一番。反正这栋大楼就我自己一个人,怎么折腾也不会被告扰民。而我这样折腾的直接后果便是,白天总有人战战兢兢上来,从铁栅栏门往里探头探脑,最后惶惶然离去。后来几年那栋大楼一直租不出去,肯定与写字楼里的“夜半歌声”有关。

半个多月之后,公司新任经理及同事们在系统保卫处长的陪同下来到公司,正要动手把门锁砸开,已经养得白白胖胖的我神清气爽地出现在他们面前……

外面都在传说这栋大楼闹鬼,你自己一人呆里面半月也不害怕?不断有同事这样问我。我就故意装糊涂:闹鬼?闹什么鬼?没有啊。清平世界朗朗乾坤,哪来的鬼啊。

同事便讪讪地离开。因为自他们认为我离开后,好几个人都拿着不知什么时候偷配的公司大门钥匙悄悄来过公司,岂不知公司的铁栅栏门早就被我换掉了门锁。他们失望的嘴脸,我都在里面清清楚楚见过。

后来直到我离开那家大公司,公司上下大多同事都和我相敬如宾,使我极其顺利地完成了由学生到社会人的转变。如今回想那段非常时期的留守岁月,还是觉得挺好玩儿的。

留守岁月 - 三逸狂客 - 东野草堂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